水晶之莼

『言许』霍格沃兹狗粮异闻录

更文什么的……不重要不重要(自我催眠

鸠叹:

#霍格沃兹魔法学校PA 
  CP言许  教导主任李泽言X魔药课老师许墨
#学生视角
#私设分校(不喜勿喷)
**************
本人是霍格沃兹魔法学校X分校斯莱特林分院三年级的一名学生。


请不要吐槽霍格沃兹啥时候有分校,谢谢。


鉴于有些麻瓜可能没看过《哈利·波特》这部泄露(划掉)介绍我们伟大的学长哈利运用魔法打败邪恶捍卫正义的著作,我在此就简单介绍一下斯莱特林,如仍好奇请参考以上著作了解更多。


斯莱特林,又称蛇院,盛产……恶棍。举个例子,天赋异禀的汤姆·马沃罗·里德尔学长就是在这块“希望的田野”上成长为伏地魔的。


虽然这是分校,但名声还是继承了本家的,这总归令人讨厌,搞得我甚至一度想直接退学。


不爽归不爽,万幸我还是在父母的威逼利诱下去了,不然现在也没法在这给各位八卦。


言归正传。


八卦的主角之一,是我们的魔药课老师---许墨,许教授。


初次见面时许教授的颜值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。


这这这是老师?!所有人都爆炸了。


这并不能算我们大惊小怪,毕竟巫师界的大佬们个个都画风清奇。


且不说鼻子因意外歪掉的邓布利多校长这种已经算正常的,剩下的什么爆炸头绿豆眼的,神出鬼没长发飘飘如贞子的,满脸麻子跟癞蛤蟆似的,等等。
所以,你们麻瓜放在我们这那妥妥一个美女/帅哥!
更别提许教授这种比普通麻瓜还好看的!
再说许教授,看着我们鸡飞狗跳,反而莞尔一笑,开始自我介绍:“我姓许,单名一字墨,以后教授各位的魔药课。”


众人疯狂点头,正式上课了目光也始终不离他。


过度关注的结果是,不知道是谁的黑猫出来皮,把某个马虎鬼的坩埚一爪子挠翻了。


“BOOM!!!”这回全班是真爆炸了。


教室中冒出滚滚绿色浓烟,而且似乎带有腐蚀性,呛得大家眼泪鼻涕一把流。许教授挥着魔杖将泼在地上的药水一扫而光,浓烟才跟着渐渐散去。
而麻烦还在继续。门突然开了,一个男人目光阴沉地走了进来:“许教授,您教的是魔药课,不是烟花课,是吧?”


“是的,李主任。”


来人闻言一挑眉:“那这爆炸是怎么回事?伤着人谁来负责?”


“李主任,我想您才应该为此负责。”许教授笑着拎起那只在他怀里撒娇打滚的黑猫,“如果没认错的话,这猫应该是您的。”


李主任嘴角一抽,皱着眉打量黑猫。半晌,他决绝地说:“绝对不……”“是”字还没出口,众人尴尬的发现此时黑猫已经灵巧地逃脱了许教授的魔爪,蹦到了他的怀里,亲昵地“喵喵”叫。


相信李主任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,养了这么个吃里扒外的货还真是……


李主任的脸色不出意外的黑如锅底,抽出魔杖把皮皮猫变走了。


就这样,在我们看来他们的“第一次”相遇不欢而散。而许教授成功地在我们的心中树立起了伟大的光辉形象。


但这光辉形象里总夹杂着一些不合时宜的粉红泡泡。
比如说吸引动物体质什么的…


本质上,凭着良心说,这其实就是一种特质,没什么不好,但这是魔法世界,每个巫师都有一两个宠物,像猫头鹰,猫,蟾蜍什么的。于是学校每天都会出现这样一幕:某学生打开许教授办公室的门,会看到一群猫头鹰立在书架上,“咕咕”声此起彼伏,十几只猫卧在床上打呼噜,地上还有蛤蟆们在蹦哒这样的奇观。而许教授就坐在猫堆里翻着一本书。


在这种群魔乱舞的情况下还能悠然自得地看书,真是心性了得。


然后就会有一群小女生红着脸从这领走自己的宠物,顺便语无伦次地互相分享许教授有多撩。


总之,许教授颜值高,性格好,自带萌点,简直是神仙下凡,深得众人心,但人无完人,他唯一不好的一点是:


爱招惹李主任。


对,招惹的就是那个被自己家猫卖了以后尴尬得要死的那位。


哦忘了介绍了,李主任大名泽言二字,是我们声名显赫的教导主任兼斯莱特林分院长,负责教授黑魔法防御课。


两人自从皮皮猫爆炸事件后,就杠上了,见面说完问候语就直接上怼,绝不拖泥带水。


虽然两位老师怼功各有千秋,但平心而论,李主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批我们你都能用34个成语自如切换,轮到怼许教授,你的胜率居然没人家高!


话虽如此,李主任其实颜值还是走心的,甚至与许教授不相上下,按理说应该和许教授一样受欢迎。


如果忽略他的脾气的话。


对于他的脾性,许教授有着最为精确的描述:“茅坑里的石头”。他很给李主任面子地没说下一句---“又臭又硬”。


的确,李主任整天绷着一张扑克脸,眼神锋利如斯内普,与许教授无论何时都温文儒雅的笑容形成了强烈反差。


但至少斯内普会向着自己蛇院的学生,而他不会,犯了错就是麦格教授式的一顿狠批,不犯错也依旧没有好脸色。归根结底他对人就一个主旨:“幼稚,白痴,不清醒”。


对于这种态度的产生,我们展开了遐想,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有人欠了他八百万加隆①十几年没还。
(注①:魔法世界最高货币单位,一金加隆等于5英镑,一英镑大约等于50人民币)


但这个结论很快被推翻了,因为……李主任根本就不差钱。


多金到什么地步?


这分校是他投资的。


是的,他一个人。


隐蔽的地理环境,几百间教室,外加各种教师及大大小小的杂物,全是拿他的钱砸出来的,而他居然不是我们的分校长,只当了一介教导主任。


李主任的想法真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
更令人无法接受的是,这个人不仅多金,他还欧气冲天。


像走路捡钱都是小事,就拿他的魔杖说,十一英寸的冬青木,上附冰霜凤凰羽。


你们麻瓜可能觉得没什么稀奇,但在魔法世界人尽皆知,冰霜凤凰早在100年前灭绝了,就算在世也稀少到有些人认为它是传说,而又最最恰巧的是,李主任的魔杖是仅存于世的唯一一个可以证明这个物种存在的东西,也正是它才能支持住李主任的独创魔法---时间静止。


看见了吧,他简直是行走的人形锦鲤。于是乎多金、欧气的他成为众多少女心中与许教授并列的梦中情人。
脾气怎么了?那叫霸道总裁!


而最近他又充分发挥了欧皇体质,秒杀了一群非酋。
起因是坩埚店老板心血来潮要搞个抽奖活动,禁用魔法,轮盘转抽,九西可②一次。一至四等奖是分别是金银铜锡四种材质的坩埚,在这之上另设特等奖---老板家的祖传水晶坩埚。但这只是个幌子,因为特等奖的格子大小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(注②:同为魔法世界货币单位,29铜纳特等于17银西可等于1金加隆)


李主任受邀来监视抽奖者是否运用魔法,不过戏剧性的是,因为抽奖者们的运气实在不咋地,就是在白送钱,老板开心过了头,非要作死拉着李主任让他也抽。
接下来的事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,李主任不负众望的一发入魂,直接中了特等奖。老板震惊地瞪着俩灯泡似的牛眼,强扯起笑容开始和李主任打“太极”。中奖当事人若有所思的看了坩埚一会,一反之前嫌麻烦退回去的常态,凭着一张嘴带着老板领略世间大好河山,顺带教育他“诚信为本”,硬是生生让老板哭着忏悔自己的过错还自愿交出了奖品。


但重点不在他赢了坩埚这件事,而是后来坩埚的去向。
在我们的一节普通的魔药课上,我们普通地按要求配置着各种药水,许教授用一个普通的绿色坩埚普通地给我们做着示范……


等等,绿色?奇怪,嗯……仔细一看还有点透明……


这不是李主任赢的水晶坩埚吗?!它居然在许教授手里?!


别告诉我是李主任送的……说好这俩人是互怼相杀到天明的死对头呢?一晚上就变了?!塑料同事情!


然而,这份惊讶在下课就变成了惊喜,因为许教授竟然把坩埚送给我了!并且还和蔼可亲地叮嘱我:“T小姐,请别告诉任何人这件事。”


虽然这话听起来像俩劫犯销赃,而且感觉动机不纯总觉得不对,但我还是开开心心地答应了。


水晶坩埚!我水平低又用不着,放对角巷能卖一箱子加隆,到时候就发了!白给的不答应,简直不是人!


我喜滋滋地抱着坩埚一溜小跑准备回宿舍,岂料到大厅时半路杀出个李主任,他看见坩埚,脸色像天上的月亮,阴晴圆缺转了一遍,最后转成了月全食。


我心虚了:“李……李主任好。您找我有事么?”


李主任选择沉默,连魔法都没用,拎起小鸡似的我直接杀到了许教授办公室。


许教授从书本中抬头,摸着膝上的猫淡定一笑:“哎呀,被发现了呢。”


我就知道!!果然动机不纯啊!!许教授你居然是个白切黑!斯莱特林果真没一个好人!李主任你听我解释,我我我……比窦娥还冤呐!


李主任当然没空听我解释,他恨恨道:“许墨,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。”


“那您的底线可真结实,被我踩成这样都没事。”许教授笑容灿烂。


“你这是……”


李主任话未说完,就被许教授打断了:“倚宠卖宠?”


……气氛有点不对。


李主任被顶得没话说,摇摇头叹道:“不喜欢那坩埚?”
“没有啊,挺喜欢。”


“那你……”


“想看你吃瘪。”


“……今晚就让你看看是谁吃瘪。”


喂喂,这是在虐狗么?!我内心崩溃。


半晌,许教授终于想起来还有个我:“她…怎么办?”


李主任没好气道:“你弄的你来,记得处理干净点。”


干净点?你俩要杀我灭口?!完了完了看这么个情形这俩人绝对干的出来……情急之下我脱口道:“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说出您们的关系的!!”


许教授一挑眉,阴恻恻笑道:“嗯?什么关系?”


心下一凉,我都干了些啥?这不作死么!


他伸出手,居然只在我脑袋上……敲了一下,道:“行了,念在是我先错了的份上,就不施遗忘咒了。去吧。”


我浑浑噩噩地走出了办公室门,脑子却没停:不对啊,就算是许教授先腹黑,可我已经撞破了他俩的关系,不杀头也必须施个遗忘咒吧!他们就不担心我把这事传遍全霍格沃兹?


后来的事实证明,我多虑了,这两位大佬压根儿就没想藏住这段关系。


第二天上课时许教授走路一拐一拐的,除了李主任以外,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许教授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,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然而目光还没从我身上下来呢,李主任踹开了门,对许教授冷冷道:“我不是给你请假了么?”


“只是腰疼而已,怎么敢耽误课程。”


“无理取闹,快回去。”


“学生还在这呢。”


“别让我说第二遍,回去!”


许教授似乎还想说什么,但李主任不耐烦了,走上讲台当着所有学生的面把他抱了回去。


是的,抱回去,公主抱。


你能想象一个身高183的男人把另一个身高180的男人公主抱回去的画面么?


不管你能不能,我们已经亲眼目睹了。


全班哗然。凌乱了一节课,感觉下课吃的比比多味豆都变成了整齐划一的狗粮味。


至此,这对cp冲着所有人的脸下了实锤。那些墙头草的妹子们,前一秒可惜着两大男神名草有主,后一秒边吃狗粮边喊“言许不拆不逆”,就差再扯面应援旗。


而我们亲爱的李主任的日常从“吃饭,睡觉,怼学生”变成了“吃饭睡觉怼学生,光明正大宠许墨”。


虽然因为傲娇宠的有点别扭。


例如接下来的狗粮……


在这一赛季的魁地奇杯上,斯莱特林与拉文克劳激战正酣,可惜天公不作美,下起了大雨,虽然有防水咒,但对人来说只是不沾水而已,着凉了还得感冒。因此分校长宣布比赛立即中止,所有人回宿舍休息。


不幸的是,许教授还是感冒了。


并非狼心狗肺,我们还挺开心的。李主任去照顾许教授了---毕竟“天大地大,媳妇最大”---新教师被雨截住肯定也来不了,我们就可以放几天假了。
然而没想到的是,李主任居然用“千里传音咒”给我们留作业!


“关于中世纪巫师在麻瓜世界发展的论文一篇,至少写两张羊皮纸。自行熬制生死水一份……”其余内容之冗杂繁多请谅我暂且不表。我们需要关注的重点是,他说着说着突然低声警告道:“不许喝冰酸奶!你以为我闲的没事干就喜欢照顾你?麻烦死了!”他顿了顿,“滚过来把这碗姜汤喝了!”


李主任,傲娇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啊!你这么口嫌体正直,时冷时热地对待许教授我们就……就抢妻了!


也有人质疑这样是否会影响教学质量,李主任非常霸气地以“我是金主你敢质疑你爸爸”的态度一口回绝了。


事实是,狗粮如增智助长灵一般,带着我们的成绩一路飙升,一度超越格兰芬多。


总之,欢迎各位来斯莱特林,我们的口号是“待遇不一定最好,狗粮一定管饱!”
THE  END
**************
@水晶之莼 催更!
想要评论!(超大声

[双生花]正在努力练习水溶性彩铅……

不是开家长会啊,只是在卷子上签字,设想一下两人的反应,我觉得找谁他都不好过啊,袁朗会揍他吧,吴哲用大量习题给他补,占用了袁哲亲热时间,又被袁朗揍

突然脑子一懵,想到了一个替身梗,万一(我说的是万一)老凌之前有僚机,而且和吴迪性格特别像,然后因为他牺牲了,老凌会不会把吴迪当成替身加倍宠or加倍愧疚+弥补?(当然老凌不会这么渣),我一定是玛丽苏看多了,才想出这么杰克苏的梗😂说实话这可以写个双结局的,师父要联文吗 @鸠叹

七夕快乐(来自一只单身喵的问候~\(≧▽≦)/~)

催更啊催更#(小乖)话说晨都被救了超怎么不让他上学呢,我还想看晨背个小书包当学霸呢 @小莼

吐槽

没有人我就自己挖坑埋自己玩😂
啦啦啦啦德玛西亚~~😊

**若无相欠, 怎会相见**
**倾心相遇,安暖相陪**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*——题记**
Chapter.1
     邓超拿起手机,装上电话卡,开机,对着电脑上所显示的一串十一位号码,缓慢地在手机屏幕上一下一下地按动着。每按动一下,心中的罪恶感就上升一分,头上不断渗出冷汗。当他按下第六位时,终于憋不住,将手机甩在沙发上,自己也坐下来,抹一把头上的冷汗,冲着旁边的“好哥们”陈冲说:“不行……小冲……不能这么做……这可是他们的希望,咱们说拿走就拿走,是不是太不道德了?”陈冲冷哼一声:“什么道德不道德的,你不想换一套好零件了?你还想不想参加全省航模大赛了?算了,你到底打不打?不打我给你打。”邓超迟疑片刻,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,抓起手机,啪啪啪按完剩下的号码,再按下通话键,当听到手机传出的“嘟——嘟”的声音时,邓超很明显感到自己的心又沉重了一分,他邓超将要为了一己私欲而毁掉一个人一生的希望。尽管他不断安慰自己等有钱了一定连本带利一起还给他,但他知道这一等绝对会毁掉一个人的一生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,你好,你找谁?”一个阳光清朗的男音响起,把邓超从负罪中拉回了现实。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我找李晨。”邓超失去了平日里的口若悬河,结结巴巴地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就是,请问您有什么事?您是……”对方仍很有礼貌。
      邓超稳定了一下情绪,尽量自己的声线不再颤抖:“我是区教育局的邓召,对,邓召,”

第一次真正明白,花木兰为什么要从军,因为,按上面这么长,绝对嫁不出去的说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小莼语录o( =•ω•= )m